漫画雄心

漫画雄心超清

Relying on Heaven to Slaughter Dragons

  • 谢孟伟 郭佳伊 巴萨 闪媛媛 顾权 李乾锋 
  • 吴吞 

    超清

  • 剧情片 剧情 

    中国大陆 

    汉语普通话 

  • 2021 

热血高中的漫画原作

crowsクローズ中文名称:热血高校/漂撇男子汉(台译)英文名称:Crows别名:クローズ版本:[1-26全+外传两篇][漫画]秋天书店日文版发行时间:1990年地区:日本语言:日语自1990年开始在《月刊少年冠军》上连载,历时8年之久,连载至今日单行本全26卷累计总销量突破3200万部。【作者】高桥ヒロシ 正传:叙述了最接近铃兰制霸的男人、县内四大天王之首——坊屋春道从二年级转入铃兰直至这一代热血男儿毕业的故事。虽然全书主要描写了不良少年们打架斗殴的颓废生活,但同时也刻画了他们对友情的忠诚和对生活自由的向往和理解,为了梦想而不断拼搏的进取精神更是全书的主题。坊屋春道作为二年级的转校生,说他是铃兰史上最接近制霸的人也不为过,他在转入之初就凭一人之力打败了炙手可热的坂东一派,名声大振后不断接受其他人的挑战,虽然自己没有任何野心,但在林田惠(史上最强男人)走后,铃兰就没有与他对抗的派系出现,虽然一年级哲顿等新势力的出现,但还是没能撼动春道、桐岛等三年级的统治地位。春道没有制霸的野心,相信新一代主角月岛花在三年级有可能完成这个伟大使命,毕竟月岛花的制霸雄心是很明确的。春道、美腾龙也(凤仙顶点)、县南三人组,及武装战线四代目九能龙信组成P.A.D后与蛇头组织的对抗中,漫画在此达到高潮。 一代成员:铃木惠三,大岛永三,长谷川定政,门田阳一,小泽伸吉,金享哲,平间和友,宫木贤吾,西田昌平。二代成员:菅田和志,坂东秀人,九能秀臣,真木诚司,水户靖之,岩井政则,安西广彦,北川,广田。三代成员:九能秀臣,九能龙信,九能圣一,坂东秀人,真木诚司,水户靖之,岩井政则,安西广彦。四代成员:九能龙信,村田十三,香月健,国武亮太,三岛文太,仲地哲也,藤永新吾,鲛岛义一,三富丰。 中文名称:极恶王/男儿当只揪(港译)剧情讲述了有着“乌鸦巢穴”别名的铃兰男子高中,以不良少年聚集地而 “名声在外”,该校不仅升学率最低,而且风评极差。整个学校如同诸侯割据被不同的势力所垄断,虽然各个不良少年彼此都虎视眈眈,内战频发,但始终都没有一个大人物出现完成一统。由于在外部各个势力的威胁下与毕业后乌鸦高中的学生在社会上的种种不幸遭遇,高二及高三各个军团的各个老大决定选择一个番长,结束铃兰的分裂局面......故事的主角:月岛花──来自圈外、容易感动、正直到傻呼呼的光头男,入读了铃兰,为了方便上学,他跟另外四个新相识的住进龙蛇混杂的「梅星一家」公寓里。在高一争霸战中打败了以后的宿敌天地寿与号称这个城市最强的男人铃兰高二的木下九里虎交手略处下峰,并许下了:成为统一铃兰的总番长的誓言/主角的口头禅: 打完了,可不准记仇喔.漫画出现了的势力:惭愧之虎,漆黑之蝎,狂屋,钱屋一家,铃兰,凤仙,武装战线,黑梵联盟,百鬼......



推荐BL动漫

《间之楔》“知道间之楔吗? 原本中间就不可能存在爱,却被无形的楔子合而为一。 也许别人可能称之为爱,但他们却受到了无法愈合的伤害… 处在两个极端的人之间的爱,也只有死亡才能够给予…” 参考:《间之楔》吉原理惠子 著内容梗概 故事发生在遥远的未来某星系的第十二颗行星Amoi上。这是一个由智能电脑Jupiter统一控制的社会,它通过基因操作创造出一群男性精英团体管理城市。他们被称为Blondie (生造词,源自blond:金发碧眼白肤之人),比普通人更高大、更强壮、更聪明(智商超过300),极少有感情和欲望。只有一点很遗憾,他们没有生殖能力。所有的居民被简单地按头发颜色分为5个等级,自下而上分别是:黑色(游民)、红色、绿色或蓝色、银色以及最上层的金色(Blondie)。(啊~在这个世界里染发一定是罪大恶极的行为!)除了游民以外,所有人都是通过基因工程繁殖出来的,Jupiter把人口控制在男性占绝大多数,女性是非常稀有的。Blondie是统治阶层,他们拥有别人无法享受的特权,如眷养宠物(年轻漂亮的男性,偶尔也有女性,但价格是60亿!!!My God!)和"furniture"(原意是贮藏物,这里指照料Blondie生活起居和管理宠物的类似宦官的男性)等。 Tanagra是Amoi的主要城市,Blondie就居住在其中一片叫做Eos的地区内。他们会定期视察卫星娱乐城Midas。在Midas内部居住着社会的最底层枣游民,他们没有身份证、没有社会保险号码,也不被当作“人”看待。Riki就是其中一员,为了生存,他组织了一个帮派“Bisons”,成员包括他的“pairing partner”(伙伴、朋友及性伴侣)Guy。雄心勃勃的Riki想摆脱贫民区的生活,来到了Tanagra,结果遭到了无数的冷嘲热讽。当他为了泄愤,砸碎了停在路旁的汽车玻璃时,一群早就看他不顺眼的暴徒跳了出来。Riki奋力抵抗,但终因对方人多势众而被拽倒在地。当暴徒准备修理他时, 一个乘车路过的Blondie救了他。自尊心颇高的Riki不愿欠别人人情,就带那个名叫Iason Mink的Blondie去了旅馆…… 三年后,Guy和“Bisons”的其他成员被警察追捕,正当他们无路可逃时,失踪了三年的Riki出现了,他利落地解决了警察(没杀人),救走了伙伴。回到据点后,Guy追问他这几年到哪去了,Riki没有回答。他看上去成熟了许多,也失去了以往的冲劲。接着Guy把新加入的男孩Kirie介绍给他。Kirie似乎不太欢迎这位没见过的老大,言语之间有些不敬。Kirie建议他们到宠物拍卖场去抢劫,Riki没有做声,Kirie对他讥讽了一番,Riki则回答说他才是头儿,只有他才有权决定“Bisons”该去哪里。Kirie建议他们用摩托车一决胜负,在发动引擎后,Riki一动不动,Kirie恼火地回头看他到底在干什么,结果被Riki一脚绊倒。在确立了权威之后,Riki终于同意去拍卖场。 一切都照计划顺利进行着。他们改头换面,亮出伪造的身份证件,抢走了货物,之后在暗处观察宠物和买主。当Iason进来时,他注意到了Riki,Riki露出了古怪的神色,立即叫伙伴离开了。Kirie对此十分不满,他认为这是个结识Blondie的好机会。 场景切换到Iason在工作时被Jupiter(它以女性的形象出现)传唤来解释关于他的宠物的事——原来Riki三年来都是Iason的宠物。Iason对Jupiter说:“你现在已不必警告我关于他的事了。”这句话有双重含义,表面的感觉是“我已经让他走了”,潜藏的意思是“已经太迟了”。这点在Iason与好友(?)Raoul在下国际象棋时的谈话中变得更明显了,Raoul则说:“如果我是Jupiter,我会干掉你的小兵。”这时传话进来说Kirie想见Iason,Iason打发部下Katze去处理。Kirie开始时要求直接与Iason谈,但最终妥协了…… 在消失了一段时间后,Kirie终于露面了,说他替 “Bisons” 找了个运送宠物的活儿,Riki反对接下这工作,并去向Katze追问Kirie的幕后是谁。Katze回答是Iason,并向Riki讲述了自己的过去。他告诉Riki如果想要自由,就立即离开Tanagra。 尽管十分不安,但Riki最后还是接下了工作(他们也要吃饭的),之后当然就中了Iason的圈套。Iason以释放Riki的伙伴为交换条件,要胁他回来,Riki只好答应了。Iason把宠物环(宠物的标志,很象指环,上面有宠物号码和追踪器)重新戴在了Riki的身上…… 镜头切换到Raoul和Iason在打桌球。Raoul质问Iason为什么在放了Riki之后又把他弄了回来, 并警告说 Jupiter不会对此漠视的(法律不允许游民做宠物)。Iason一球击碎了玻璃窗,说“如果我说我爱Riki,你会笑吗?”Raoul目瞪口呆…… Kirie来向Iason领赏,得到的却是一张“死神”塔罗牌。之后……他成了宠物,眼神毫无生气。(活该,谁叫他出卖同伴) 当Guy出狱时,Riki正等着他。他们在雨中漫步回家。Riki告诉Guy他是Iason的宠物,他们被捕是Iason一手策划的。Guy愤怒不已,痛殴了Riki一顿并把他扔了出去(这段好象变成格斗动画片了)。Riki回忆起在贫民窟的时光,说着 “这一切都只是个梦”,然后走回了Iason那儿。 Riki坐在Iason家的顶楼平台上回想起三年的宠物生涯(有兴趣的女孩们注意了,他的宠物号码是Z-107M[“M”大概是male的缩写],Iason家的大门密码是3318)。与此同时,Iason正在参加联盟政府的通商派对,接着好象发生了什么事,本就厌烦虚伪交际场面的Iason借故离开了。Iason与Raoul来到会场门口,一伙恐怖分子企图杀死Iason,结果反被全灭(Iason被枪打到头居然一点事都没有!!!)。Iason归心似箭,似乎无心追查这件事。Raoul告诫他不要为了Riki破坏Blondie的威望和Tanagra的法律(说教狂,和涉谷克巳有得拼),而Iason则根本听不进,急匆匆地回去了。 Iason在顶楼找到了Riki,Riki激动地指责Iason用卑鄙的手段束缚他,而Iason则回答“不管别人说什么,不管你想的是谁,只要你戴着这个宠物环,你就是我的,永远都是!” 由于Riki对目前的生活感到窒息, Iason安排他到Katze的黑市工作。在那里Riki遇见了曾欺负过自己的宠物Enif,他现在的境遇极为凄惨。Katze告诉Riki,他能自由出入各处是Iason冒了很大的风险换来的。接下来可以看到一段Iason和Riki之间有趣的对话…… Riki在大街上闲逛,忽然Guy冲出来用电枪打昏了他,并把他带到了过去的革命据点Dana Bahn。外界的电波传不到这里,Iason再也找不到他了。Guy希望Riki回来,但Riki拒绝了。对他而言,Iason就如毒药般侵蚀着他,只要宠物环还在自己身上,一切就无法改变。Guy则说“如果是这个让你无法离开他,那就拿掉!”但只有主人才拿得掉宠物环,除非……(啊~可恶的Guy!可怜的Riki!!) Iason接到Guy的电话,来到Dana Bahn要回Riki。Guy把装有宠物环的盒子扔给了他,Iason第一次露出了暴怒的表情,痛殴了Guy,并扭断了他的左手。尽管如此,Guy还是拒绝交出Riki,在昏迷前引爆了早就埋好的炸弹。这时Riki已联系上Katze赶来了。虚弱的Riki隔着门呼唤Guy,Iason开了门,紧紧地抱住了他。Riki恳求Iason救出Guy,Iason十分不快,但还是答应了。 在逃出去时,由于爆炸,自动门掉了下来,Iason把Riki推了出去,自己的双腿却被压断了。Iason让Riki快点带Guy逃,Riki第一次流下了泪水,艰难地拖着Guy离开了。 接下来是令无数东西方女性泪如雨下的结局(《间》在欧美也极有人气): Riki把Guy交给了Katze,说着“我要回去,他为我救了Guy,这就够了。我怎能让他一人死去?”Katze给了他两根香烟,微笑着说“这是我在做生意中得到的BLACK MOON(毒烟),它能使你很快解脱。”,然后抱起Guy离开了。Iason坐在火海中,平静地回想起过去,这时Riki的身影出现了。两人把香烟对在一起点燃,Riki说着“这是我们最后的deep kiss”、依偎在了Iason的肩上;而Iason也露出了从未有过的柔和表情,轻轻地搂住了Riki。最后,Riki用难以言喻的眼神(非常凄美)凝视着Iason,然后慢慢合上双眼……整个地区爆炸了…… Jupiter愤怒了,它发出尖锐的声音,弄碎了大厦的玻璃窗。Raoul难过(可能)地凝视着窗外,无声地说着“Iason”,捏碎了手里的杯子。 Katze回到住所坐下,拿出香烟抽着。突然,香烟落在了地上,Katze用手捂住了嘴,无声地哭泣了。 Guy回到了爆炸废墟,“人总是相互支撑中活下去,无所谓谁支撑谁。我不太了解这种爱,但不断的抗争反而把你和Iason紧紧联系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命运吧。也许人们很难接受,但这样的结局未必不好……我要仔细想一想,失去了左手的人,一下多出了许多思考的时间……Riki……” 《富士见二丁目交响乐团》(又名《寒冷前线指挥者》)故事发生在富士见町这个小城市中,这个地方的居民有不少对古典音乐很有兴趣,亦有相当的表演能力,只是未至于专业的水平而已。为了一圆自己表演的心愿,于是他们共同成立了富士见二丁目交响乐团,使他们有机会有工作外的空余时间再次投入自己的兴趣当中。亦因为是业余的绿故,大家都没有很热忱在技术钻研当中,只是找来首席小提琴手守村悠季权充指挥。后来MHK交响乐团的副指挥桐之院圭受富士见乐团团长石田国光之邀请成为了富士见的新指挥,虽然悠季不用再为没有常任指挥而苦恼,但他亦很不喜欢这个自高自大的桐之院一反之前的传统作风,严厉地要求团员改进技术。悠季于是乎萌生了退团的念头。《绝爱》这个简介就不用说了,反正楼上那位写了《幸福花园》《圣传》《万有引力》 《LOVELESS》《拥抱春天的罗曼史》 《喜欢就是喜欢》《没有钱》 《异国色恋浪漫谭》《纯情罗曼史》《幻影少年》 《学园天堂》《百日蔷薇》《对学生会长的忠告》《无法逃离的背叛》《狂野情人》 《女装正太》